今天是

     
   
   
   
           
 
        警钟长鸣
  普通栏目 > 警钟长鸣  
     
警钟长鸣
   
 
非法提供涉密文件获重刑
发布时间: 2007-09-21


张无盲(化名)为境外非法提供涉及我处理内部问题的国家秘密文件一案于2005年进行了宣判,张无盲被判处有期徒刑。

张无盲是某省城一个规模较大的科研办公室干部,因工作关系与境外人士王大鹏结识。王原是公派留学生,毕业后入外国籍,1999年,以国外某基金会理事的身份回国,投身国内的教育科研领域。几年以后,他已在国内的圈子中混得颇有名气了。这样一个背景复杂的人,在国内教育科研的圈子中如鱼得水,广受欢迎,不仅靠他的长袖善舞,更因为他手中有钱。

张无盲高校毕业后,分配到这家全国闻名的学术机构,后因下海经商,科研被荒废了较长时间。再回工作岗位时,他已无法适应,遂调到单位办公室搞管理。

在科研经费上,国家的投入逐年增加,但相对于国内众多的科研院所,仍是粥少僧多。张无盲深知科研经费对科研人员具有如生命线一般的重要意义,出于工作需要,便有意识地结交了王大鹏。开放搞科研的政策允许科研单位到社会上筹集科研经费。但事情会有这么简单吗?

据张无盲被捕以后交代,一些不法的境外人士以提供科研经费、合作搞研究开发为幌子,索要与合作项目无关的资料,王大鹏即属于此类。因在此行中浸润时间较久,王在手法上比较巧妙,更具有欺骗性。据王大鹏交代,他看出张无盲在科研单位机关工作,比较有利用价值,就使出欲擒故纵的招数。张无盲开始时拿着一些项目清单跟他谈合作开发,他故意只要求提供与合作项目有关的资料,并且尽量不要敏感材料。王大鹏这一手放长线钓大鱼的伎俩很能打消别人对他境外背景的戒心,他知道谁都不傻,直奔主题的开口索要要么吓跑可能的猎物,要么就是一锤子买卖,还可能引来有关机关的注意。他要等待,等两人的关系逐渐熟络,张无盲对他的警惕性慢慢丧失后,再一步步开始增加索要文件的重要性,并且将索要文件的范围逐渐超出合作项目之外,甚至涉密文件。他对张无盲说,这是他掌握政策、信息所必需的。用他的话说,熟人好办事,中国人特别吃这一套。张无盲就这样一点点地掉进为他精心投下的陷阱。

王大鹏还有更毒辣的一手,就是要张无盲心甘情愿地为他提供这些文件,并留下物证:把每次张为提供文件的时间、地点、文号都一一记下,为的是万一东窗事发,就把这个猎物搞成是自己的“共谋”,以图减轻自己的罪责。后来张无盲被判重罪,就是与王的交代和物证有直接关系。

随着时间的推移,张无盲已离不开王大鹏的项目与经费供给了。在单位的科研人员眼里张已是个炙手可热的人物。但他日益感受到压力,当然这压力并非来自担心国家安全受到威胁,而是来自单位众多科研人员日益增多的科研项目与经费缺口不断拉大的矛盾。这种情况,事实上增加了科研单位对一些相对稳定的项目合作方在经济上的依赖。

有关机关对发生在本市教育科研领域的一些情况已有所掌握,对一些活跃在本市的境外人士也格外注意,曾数次与教育科研单位的领导接触,提醒他们注意国家安全安全问题。单位领导也在公开与私下的场合提醒科研人员和管理干部在与境外人士打交道时注意纪律。但令有关机关工作人员印象深刻的是,部分科研人员和负责科研管理的干部对国家安全问题缺乏应有的敬畏感,对国家秘密采取视若无物的漠视态度,这就不单单是科研经费影响生存的问题了,而是价值观念的偏差所致,对这样的问题,教育引导起来恐非一日之功。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王大鹏终于被有关机关的收网行动网住了。张无盲在王被抓的几天后被捕。如果没有一个终结式的行动,张无盲对待保守国家秘密的观念和做法很难有什么改观。在大量事实和证据面前,张无盲终于低下自己的头。2005年,经市检察院提起公诉,被告张无盲因非法向境外提供国家秘密、情报罪被北方某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3年。

 

 

摘自《保密工作》2007年第6

 
 
添加者:戴和圣 添加日期:2007-09-21 审核者:戴和圣 审核日期:2007-09-21
>>> 返回首页 >
 
   
 

版权所有:安徽师范大学党委办公室、校长办公室
校址:安徽省芜湖市高教园区    邮编: 241003    电话:0553-5910027(传真)    管理登录